揭阳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何以飘零去

时间:2021-02-20 09:12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揭阳资讯网
6月7日清晨,在学校六楼的天台上,坐着一个短发少女,她面容清秀,双眼微闭,静静地冥思。 她叫江少彤,是个孤儿,父母在十八年前的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,少彤的

6月7日清晨,在学校六楼的天台上,坐着一个短发少女,她面容清秀,双眼微闭,静静地冥思。

她叫江少彤,是个孤儿,父母在十八年前的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,少彤的妈妈在临死那一刻生下了她。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十分独立,年纪轻轻就已开始打工,为爷爷奶奶减轻负担,每天早晨还会为二老做早饭,两位老人对此甚是欣慰。

少彤的不幸身世,让她从小在学校备受冷落,她没有朋友,唯一的朋友就是她养的宠物狗,一只流浪的贵宾犬,她给狗取名叫“球球”。球球很温顺,每天早晨都跑到少彤的房间叫她起床,看着主人穿衣洗漱,并送主人出门。

她很辛苦,每天早上都要到学校的便利店帮忙,从而赚取微薄的薪水作为自己的生活费。幸运的是,她很聪明,别人背书需要两个小时,而她只需一二十分钟就全部记住了,所以当她在高一提出不上早读,而是在店里打工的请求时,班主任张老师就答应了。她每年都能拿到学校的奖学金,学校也曾考虑到她学习优异但家境困苦而为她进行助学募捐,可她拒绝了。她的一切,是靠自己的勤奋和聪明换来的。聪明,坚强,独立,是上天赠与她最宝贵的财富。

三个月前,少彤和往常一样,在便利店内帮忙,这时,进来了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,言谈举止很有教养,买完东西对少彤说了声谢谢,少彤心想:这可真比学校那群公主少爷强太多了!

少彤抬头看了看表:快8点了,该上课去了。走进教室,听到大家议论纷纷:来了位新同学。她看到他,不由一愣,这不是那个有礼貌的男孩吗 ,

他叫叶铭箴,是名转校生。父母都是做生意的,家里很有钱,再加上他身高长相都不错,是名符其实的高富帅,而且,他的成绩在现在的学校里名列前茅,他为人随和,正如他的名字“铭博约而温润,箴顿挫而清壮”。很快,他就成了班里的焦点人物。

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,少彤可不管周围变化如何,她只关心自己的学习成绩,她心里暗下决心,一定要考上当地的那所着名大学,这样才能继续和自己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就这样,江少彤还是一如既往地在便利店做兼职,她和叶铭箴的相识也不过是蜻蜓点水。

学习成绩同为拔尖的两人,平时的表现却截然不同。江少彤性格内向而坚韧,叶铭箴性格开朗而随和。在铭箴来之前,少彤的成绩在班内永远是第一,而且还和第二名始终保持着二三十分的差距,但铭箴来了之后,这种情况就消失了,两人的成绩不相上下,班内同学的议论更激烈了:你看看江少彤,再也不像以前那样“高高在上”了,铭箴比她更胜一筹啊!

铭箴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,倒是少彤对这些闲杂议论颇为难受。两个月后,强烈的自尊心驱使她辞去了便利店的工作,第一次坐在教室里上早自习,她相信自己的才华,不会被一个外来者压制。

顶着压力,少彤学习比以前更为刻苦,高考马上就到了,每天早上她总是第一个走,每天夜里也是最后一个熄灯睡觉,连她最宠爱的球球也不像从前那样关心了,可她对爷爷奶奶的照顾却从未懈怠。

爷爷奶奶也对少彤的变化略显忧心,他们担心自己的乖孙女因此精神崩溃。

“老头子,彤彤这样拼命学习,会不会太累了,”

“唉,这孩子,从小就没了爸爸妈妈,骨子里那股韧性支撑着她走到现在,倒是便宜了咱俩这把老骨头了。”

“要是儿子和儿媳还在就好了,我苦命的孩子啊……”说罢,奶奶不禁老泪纵横,白发人送黑发人,换做是谁,都会心痛。

一天,晚自习后,叶铭箴叫住了江少彤,似乎有话对她说。

“江同学,你最近还好吗,”铭箴礼节性地叫了她一声江同学,少彤对这样的称呼似乎不太适应,第一次和叶铭箴这样说话,她有些不自然。

她回答:“哦,我挺好的。”

“高考在即,学习再累,也不能累坏了身子,你还是要多注意休息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少彤简单回答了一句之后,就快步走开了。

“哎,江同学……”铭箴还想再说什么,可少彤已经离去了。之后的几天,铭箴都会和少彤在夜里一起走走。起初少彤还对他爱理不理,可渐渐的,她被铭箴的真诚打动了,有时,铭箴还会给少彤讲几个故事,而少彤,也第一次对这个有礼貌的男孩产生了一丝好感。

很快,班里的流言蜚语传开了,说什么叶铭箴对江少彤感兴趣,少彤好像被击中了软肋,上课时经常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,而更大的打击,还在后面。

像叶铭箴这样优秀的男生,自然不乏追求者。少彤临班就有个女生,对叶铭箴倾慕已久,家里也是特别有钱,从小娇生惯养,大小姐脾气,听说叶和江的事之后更是嫉妒在心。

这天中午,少彤回到家中,球球和往常一样跑来和她玩耍,少彤也对球球宠爱有加,带着它出去散步。

刚出门拐了个弯,到了十字路口,少彤和球球在等红绿灯,突然一辆高档桥车冲过来,少彤反应不及,一闪身就摔倒了。而球球,直接被压死在车轮之下。

“球球!”少彤伤心地叫了一声。

随后,从车后面下来了一个扯高气扬的女孩,踩着一双高跟鞋,戴着墨镜,双眼凌厉的目光透过墨镜直视少彤:“你就是那个江少彤吧!我警告你,不管你什么背景,我奉劝你还是离铭箴远一点,不然,我会让你之后的生活变得更‘精彩’!”说罢,哼了一声就转身上车了。

“你站住!你这个凶手,你会后悔的!”少彤悲愤地朝车后嘶喊,可汽车早已远去没有踪影了。少彤的眼泪像断了线了珍珠,一滴滴往下落,整个人绝望地坐在地上,任路人来来往往,可终究无人为她驻足。

球球死了。

少彤伤心欲绝地回到家中,爷爷奶奶早已做好了饭菜等着她吃饭,可看见她红着眼圈一个人回来,就直接回到卧室了,二老感觉不对劲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。

整个下午,少彤的房门都没开,奶奶担心少彤会出事,就轻轻敲门进去,问少彤怎么回事,少彤将事情的经过和球球的死告诉了奶奶,然后又忍不住哭出声来,奶奶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轻轻抱住孙女,拍拍她的背,以示安慰。

“奶奶,我已记不得有多少次在梦里见到爸爸妈妈,可每次都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。我梦中的世界,是一片昏暗,找不到阳光,找不到希望,也不记得多少次从梦中挣扎着惊醒。奶奶,你告诉我,为什么我的人生会是这样,”少彤神情逐渐稳定下来,平静地对奶奶说。

“彤彤啊,人这一辈子,有时候还真不得不信命,虽然你会觉得奶奶这都是封建思想。但是,孩子,你要记住,没有人会一帆风顺的,老天爷是有眼的,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整整一星期,少彤都没有到学校,张老师每天都会往少彤家里打电话,询问少彤最近的情况,爷爷都帮她一一解围了。

一星期后,少彤回到了学校,整个人瘦了一圈,学校的舆论,球球的死,让她对整个人生充满了失望,而高考,已剩下不到20天时间了。

铭箴对她充满了愧疚,他知道,少彤会变成这样,多半是因为自己,如果非要他做些什么的话,最好的关心就是不再关心。但他不知道,如今他是少彤唯一的朋友。

回到家中,铭箴也是心事重重,铭箴的妈妈对儿子的变化当然会有所察觉,询问再三,才知道儿子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,而那个女孩最近的变化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铭箴。好在铭箴妈妈对此事的处理也是极有智慧,她劝铭箴,不如和少彤交个朋友,互为学习目标,彼此互相超越,铭箴听后,整个人也轻松了些。

铭箴邀请少彤到他家做客,铭箴父母也极为热情的接待了她,她第一次在铭箴家中感受到了如亲人般的爱,这种爱是和少彤爷爷奶奶给的爱截然不同的,她感受到了父母的爱。

一天,铭箴突发奇想,对少彤说:“少彤,我觉得,学习越为紧张的时刻,越该抽出一点时间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存在的意义,生命的价值,人生的真谛,同时又能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,你说呢,”“嗯,你说的对,最近学习压力确实让我有些喘不过气。”少彤点点头,接受了铭箴的建议。

于是,在距离高考只剩十天的时刻,每天早上都会有两个学生在学校六楼的天台上静静冥思,铭箴和少彤。两人的存在,成了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当然,这让校领导没少批评张老师,不过,张老师也对自己最为得意的两个学生网开一面,让他们进行各自特殊的“修行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